起運港:
目的港:

國泰航空宣佈國泰港龍航空停止運營 -加拿大fba

 空運新聞     |      2020-10-21 23:53

  除了裁員計劃,國泰航空將要求駐港機艙服務員及機師同意更改其服務條件,以達至包括令薪酬更貼近生產力及提升市場競爭力的目標。

  在業界專家看來,國泰航空的該項舉動是香港航空市場“冰封狀態”下的“自救”方式和必然之舉。

  “總之,全球疫情控制不好轉,國家航空市場將始終無法恢復,作為香港最大的基地航司國泰航空始終無法走出至暗時刻,此次重組中的停止運營、大規模裁員也是戰術策略調整,可謂‘止血’之舉。”綦琦表示。

  “冰封狀態”的“自救”

  併購港龍航空15年,國泰航空希看港龍航空改善國泰航空的網絡範圍及加強前往中國及中國與世界各地的航線接駁。令人惋惜的是,增益集運 增益集運,10月21日,國泰航空公佈重組計劃,港龍航空有限公司將停止營運。此外,國泰航空將整體削減約8500個職位。

  國泰航空2020年上半年業績報告顯示,2020年上半年的客運收益減少72.2%至103.96億港元。

  面臨重重考驗,國泰航空也進行了一系列“自救”措施。今年6月,國泰航空公佈了總額為390億港元資本重組方案,其中香港特區政府認購價值195億港元的優先股,並提供78億港元的過渡性貸款,同時國泰航空向現有股東配發117億港元的供股股份。

  國泰航空和港龍航空的淵源始於多年前。

  國泰航空方面提供給《逐日經濟新聞》記者的資料顯示,此次企業重組將保障國泰航空的未來發展,盡力保存最多的工作崗位,同時履行對香港航空關鍵和顧客的責任。

  不同於國泰航空主要以洲際遠程航線為主,國泰港龍航空主要執飛香港至內地、香港至東南亞、香港至東亞等亞洲區域性航線。

  林智傑分析稱,對於航空團體而言,按照模式區分不同品牌比較主流。從市場層面看,航空團體按照市場區域劃分品牌模式存在諸多挑戰,很難走得長遠,而疫情加速了該模式弊端。綦琦表示,國泰航空沒有做好與港龍航空的差異化戰略定位是造成這種局面的一大原因,如今停止運營在民航界十分遺憾。

  國泰航空正面臨內部發展和外部環境的雙重壓力。

  而據國泰航空公告表露,此次重組本錢約22億港元,將以內部資源撥付。國泰航空已着手進行該資本重組計劃,推行了多項現金保存措施,包括暫停非必要開支、推遲飛機交付、推出特別休假計劃及實施高級治理層減薪。即使作出多番努力,國泰航空每月仍然流失15億至20億港元現金。預計這次重組將使團體於2021年每月減少約5億港元現金支出。

  此外,在今年半年報中,國泰航空方面表示,將於2020年第四季,就國泰航空未來最合適的營運規模和模式,向董事局提出建議,以應付香港航空旅遊需求並履行對股東的責任,而考慮到目前市場遠景及本錢架構與危機發生前已大不相同,將無可避免要就原先為未來所計劃的可運載量進行優化。

  2019年中至今,國泰航空接連遭遇兩次“黑天鵝”,一次是“修例風波”導致赴港遊客數目驟降,另一次便是新冠肺炎疫情。在重重壓力下,國泰航空今年公佈總額為390億港元資本重組方案。而在業界看來,此次國泰航空停止港龍航空的運營,是在極端情況下作出的必然之舉,將對國泰航空“活下來”起一定的支撐作用。

  此外,國泰航空(包括國泰港龍航空)將整體削減約8500個職位,約佔國泰航空崗位總數24%。

  自2016年出現8年來首虧後,國泰航空於2017年上半年展開了為期3年的企業轉型計劃,這其中就包括頗受外界關注的裁減600名員工,重組總部團隊架構。

  而在牽手十幾載後,10月21日,國泰航空公佈國泰港龍航空停止運營。國泰航空擬尋求監管機構批准,由國泰航空及旗下全資附屬公司香港快運營運國泰港龍航空大部分航線。

  在2006年7月的的收購公告中,國泰航空表示,其國際網絡及港龍航空主要往來香港與內地的網絡,具有互補作用。相信結合國泰航空的國際網絡與港龍航空的網絡,將改善國泰航空的網絡範圍及加強前往中國及中國與世界各地的航線接駁。

  牽手多年公佈停止運營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繫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千航國際
國際空運
國際海運
國際快遞
跨境鐵路
多式聯運
起始地 目的地 45+ 100+ 300+ 增益集運
深圳空運 迪拜 30 25 20 增益集運
廣州海運 南非 26 22 16 增益集運
上海海運 巴西 37 28 23 增益集運
寧波海運 歐洲 37 27 23 增益集運
香港快遞 南亞 30 27 25 增益集運

在線諮詢-給我們留言